连鸢

一块贫瘠的自留地。

【方王】流光(上)

  • 原著向

  • 考虑了一下全文可能的长度还是分开发了

  • 尝试了一下新的风格?




1、

王杰希拔出U盘,把手插在衣兜里。


因为要看电子屏幕的关系,训练室的光源常年都有些气力不足似的,黯淡的光线在显示屏上笼出了一片交织的光影与斗气,正是第二赛季嘉世对百花的经典战役。


他熟练地变换着录像的视角,心里回顾了一下刚刚产生的新想法,明天全队训练时或许可以实践一下。


门被推开,一个声音突兀地在房间里响起,带了几分掩饰不住的诧异:“这么晚了,你还没走?”


声音的主人不客气地把灯光调高了几个亮度,王杰希下意识地揉了下有些青黑的眼睑,才看清了手里拿着帐号卡的方士谦。


对方皱着眉头,一边走近一边问:“你在这儿干什么?”


“拷贝资料。”王杰希简洁地概括道,想了想,反问:“你来干什么?”


方士谦听了他前半句话,把眉头拧得更厉害了些,刚想开口“你用不着这么辛苦,你把我们当什么了”,但想到“你好队长”只是自己的内心插曲,而“不然我不会放过你”则是众目睽睽,话在嘴边逡巡了一圈,又生生咽了回去。乍听得后半句,首要地将帐号卡向衣兜里颇不自然地一塞,继而神情几变,勉强纠结出一个经典款“横眉立目”,冲对面道:“不关你事。”


王杰希无奈,感到应付方士谦说来就来的火气几乎成为了他在微草致力于战队和谐的特色课题。只可惜该课题研究对象发起火来既无美人“柳眉倒竖,杏眼圆睁”的嗔态,也无宝玉“虽嗔视即有情”的风韵,给不得人一星半点的心理补贴。不过看在两人头顶墙上的一方队徽,和被雪藏的那张帐号卡的份上,他决定不和这些计较了。


他的眼睛对于在训练室夜遇名义搭档这件事——或许“名义”是时候该去掉了——甚至很不给主人面子地,轻轻笑了一下。


房里的空调早在大部分队员撤离时就关掉了,空气里却依然泛着丝丝凉意。季夏暑气未消,秋凉却已经趁着夜色迫不及待地溜了上来,和人心头的热意杀了个不可开交。


方士谦从被“一定”之后就有点见不得他笑——事实上,那似乎是他第一次见王杰希真正对着他笑,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在可谓漫长的一年时光里,这二位每每相见,不是针锋相对,就是貌合神离,偶尔摆出和“笑”字擦边的面部表情,不是冷笑便是皮笑肉不笑。不过,这些都是题外话,暂且按下不提。


方士谦不大给脸色地偏头,短促地咳了一嗓子,迈步走到王杰希身后,右手按在他肩膀上。王杰希拿鼠标的手被他带得一晃,屏幕由暗转亮,新人队长的桌面图标列队展览出了一副令人眼花缭乱的一览无遗。


方士谦从一溜的视频资料和笔记整理上扫过去,目光停留在荣耀那双翼伸展、刀剑交叉的Logo上,嘴唇抿了抿,似是随口一问道:“完事了吗?”


王杰希怔了怔,似有所感地转头对上他的眼神,漫不经意地一点头,道:“走吧。”


走在他后面离开的时候,方士谦啜了口气,又是伸出手,无意识地摸了摸兜里的帐号卡。然后伸出手搭在灯控开关上,最后对屋内露出一双眼睛,“啪嗒”一声,灯灭了。


而窗外繁星正明。




2、

春来,冰消雪融。


在少年人的人生中,同样长短的时光分量似乎更要沉甸些。恰同学少年时,一个学期的称兄道弟,似乎已足够托生付死。这时节,两位正副队的同学校友应大半都在大学校园里交游。不过微草中庭的两度枯荣,大约也足够拂过冬季,迎来暖意。


方士谦穿过长长的一径浅草新木,在宿舍楼前跺了跺脚,呵出一口融融白雾。


在长长的相处中,他发觉自己从前反感的那个王杰希大部分是tan90°;而他真正讨人嫌的毛病一二三,自己却又生不起气来。就像王杰希发现“摆脸色”一说系天大误解的同时体悟到了这位大爷遗世独立的卓然风姿,却又能奇迹般地容忍。


月上中天,窗帘上树影摇晃。方士谦很没形象地倒在床上,插着耳机,捧个手机,真情实感地观看联盟最大boss的鬼畜视频。正欲捶床便大笑,余光向对面一扫,想起同一个屋檐下还存在另一个已与周公相会的活物,心念急转下就势一滚,脸埋在被子里,笑成了一个无声抖动的蚕蛹。


对面床的活物翻了个身,从被子里几不可闻地哼出一声:“几点了,你还不睡?”


成功地把自家副队长呛了个死去活来。


方士谦不无郁闷地心说:早知道您这觉这么轻,我忍笑忍这么辛苦干什么。眼看王杰希那边悄没声地又要睡着,连忙抓住时机把这点儿郁闷外化于形道:“你袜子搁我床上了!”


王杰希从半梦半醒间挣扎了两下,挣出自己的声音:“明天再说。”


蚕蛹却不懈发出扰人清梦的噪音:“它放我枕头边儿上我怎么睡觉,你倒是拿去洗了啊?”


于是他有幸目睹了王杰希从床上诈尸而起,以二指禅拈起那双倒霉袜子,又以堪比星星射线的速度和准确度将其投掷进了墙角垃圾桶,拍拍两手,在那双大小眼儿都没来得及睁开的时间内,干脆利落地重新躺了回去——如此这般行云流水的全程。


事后李亦辉偶然闻听此节,简直无法评判这二位谁更大爷一些。


不过这等“小事”也并不经常发生——很快地,方士谦得知微草队长那段时间里是在为什么心力交瘁之后,他就无师自通了《室友基本道德法》,几乎再没把王杰希梦里平白薅起来过了。

  



方士谦大概是在一次极其寻常的队内训练中发现王杰希的反常的。魔术师的星尘旋风从天而降,攻势结束后本该配合他的神圣之火暂避锋芒,王不留行的动作却别扭地停滞了一拍,像一段乐曲中被塞进一个不和谐的休止符。


他起初只觉得不对劲,而这点不对劲在紧张的战斗节奏中很快一闪而逝了。直到训练结束后他单独复盘,“不对劲”杀了一个高调的回马枪,和前后种种在他脑中共鸣成了一片电光石火,烧得人大脑竟一时空白。


而被他千头万绪缠绕着的主角这时正端了杯咖啡推门进来。方士谦没说话。


王杰希坐到了他旁边背朝队徽的位置上,训练室里没有连贯成旋律的键盘声,空调致力于抵制倒春寒的呜呜声就显得格外清晰。方士谦无意识地把视频窗口最大化来、最小化去。


“你没和我——大家商量。”他用很笃定的语气说道,“为什么不相信我们?”


王杰希看了一眼那双重复着无效操作的手,没应这句近乎质问的声。他当然知道队员们在团队训练里都努力练习着配合自己这个核心,而他则要用一个决定打碎所有的过去,将一件钧瓷从瓷胚开始重新做起。但他也记得第二赛季季后赛——每一季,微草席上皱着眉头做手操的治疗新秀。王杰希心道:相信你像之前那样竭尽全力么?但他没说,说出来有什么意义呢。


方士谦恼火地盯着他,问:“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会独断专行?”没等得到回复,他又偏过目光,喃喃自语了几句什么,惊觉眼前场景竟像是“勉强自己而非别人”的昨日重现。但那时王杰希和林杰恍惚重叠的身影把他稳稳地按在了发布会的坐席上,甚至还有余力提起他的嘴角。而眼下对面人这颇“林杰”的行径却让他出离气恼了。


经年如是黯淡的灯光明晃晃地横在两人中间。王杰希看着对面那双眼睛,像看着两把燃烧的冰锥。在过于紧张的氛围下,人的思绪反而向无关紧要的方向偏去了。他有点不着边际地心下评点:哦,看来这次他是真生气了,打眼瞧着还挺是那么一回事的——那么,从前同自己作对的那位,过家家似的脾气果然只是置气白挂的罢——想通此节,他心里什么地方突然微微一动,连带着脸上的表情也松动起来,现出一个近乎微笑的神态。


清凛如镜的冰面被什么人骤然打破,细碎的冰晶在阳光下闪出温温明明的光。


方士谦猝不及防下心头狠狠地一揪,落地时的震颤搅得神魂和情绪七荤八素地炖成了一锅乱麻,罪魁祸首却转瞬消弭,只留下一个大写的“心烦意乱”横尸在大脑中央。


方士谦顶着一脑门官司在原地僵了片刻,突然被推开的门打破了这场诡异的对峙。



队里用狂剑士的前辈站在门口,自然地跟屋内气氛各种不自然的两人打了招呼,而后对王杰希道:“果然还是在训练室找得到你,老余正想叫你去他办公室走一趟呢——士谦也是。”


王杰希问:“有事?”


前辈笑了笑,说:“不是什么坏事。老余新签到了个赞助商,想找你俩谈谈广告代言之类的事儿。”


眼看两人转身欲走,方士谦突然开口:“喂。”


被叫住的人回头看他。


方士谦憋了半天,只觉千头万绪无从出口,最后什么也没说,默然起身,跟在了两人身后。

 



王杰希发现,时隔两年,方士谦似乎又不理自己了。


这个消息如果发给南方的某位朋友,他的手机大概会被“哈哈哈哈哈哈”“你又得罪老方什么了”和恭贺他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消息刷爆。但王杰希直觉不是那么回事。


早上出门前,他从QQ上收到一条“我今天要请假。”而发信人正在距离他不到五米的被窝里裹着。


王杰希淡定回复:“理由?”


对方答得也很快:“生病。”


王杰希于是思考了一下,今天的训练内容有什么?2V2配合练习。方士谦的队友是谁来着?好像是自己。


哦。


由于对面这位自称的病患从侧面把自己包裹得相当严密,王杰希不得不绕到了床头,一把揭开敌方的防御工事,成功地对上了一双玩手机被打断的愤怒之眼。


王杰希张了张嘴,尚未来得及针对宿舍门后落灰的队规发表什么见解,晕眩先一步扰散了思绪和视线,他有点茫然地伸出手,扶了一下床头。


“喂!”等到方士谦反应过来时,王杰希已经拿起队服外套,手按在了寝室门把上,好像刚刚才把病假人选弄颠倒了的人不是他一样。


“怎么,”王杰希脚下没动,偏了一下头道,“有事?”


过于似曾相识的对话再次让方士谦喉咙里的话音如入二环晚高峰。神思在烦躁中纠缠时,左耳朵大约陆续接收到了一些嘱咐之类,但它们随即便从右耳朵鱼贯而出了。再抬头,眼前的人影子已然消失多时。



方士谦最后还是去了训练室。


灭绝星尘划出的轨迹依旧绚丽,它身边的牧师用一簇簇白光为乐曲休止处补上极尽协调的音节。


训练结束后,王杰希宣布解散,队员们次第离去,到最后又只剩了两个人。


王杰希把任务栏跳动的QQ点开,看到蓝雨新秀贡献了相当一部分力量的999+群消息和黄少天发给他的一串窗口抖动。


夜雨声烦:

喂喂喂老王你在吗?和我PKPKPK啊!看你最近的比赛比以前收敛了很多啊,你不会是要转型了吧?

转型也不能闭关谢客吧,况且你谢的可是未来的宇宙第一剑客!!


王不留行:

暂时没空。


夜雨声烦:

那你什么时候有空??错过这次机会我岂不是错过了和魔术师的你PK的宝贵时机?


王不留行:

不会。

最近都没空,方士谦这几天状态不太对。


夜雨声烦:

喂喂什么不会,老王你说清楚一点,以及后两句话之间有什么逻辑关系吗?!

还有我觉得你最近也不太对,三句话不离4000的,你们俩关系这么好了吗??

所以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和我PK????


王杰希直接自动屏蔽了后面的废话,转而深刻地检讨起了自己近期的言行。


他自带这么一个多线程的密码锁,首先感知到主体情绪的人往往是自己,而别人总是很难从古井不波中看出些什么来的。


所以他确实在不自知的情况下表现出了对方士谦的过度关注?


王杰希蹙了一下眉头,下意识地起身,却措手不及地在失重感中朝旁仄歪了半步,脊背撞到了转椅靠背上。


一旁的方士谦行动快于反应地倾身,伸出手,隔着转椅扶手扶住了王杰希。反射弧在话音出口之前跑完了漫长的一圈,方士谦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个姿势有些不对,看起来像是他把王杰希囫囵揽到怀里了似的。于是之后,他同时听到了血液鼓动耳膜的翕响和自己的声音:“怎么回事?”


这句话甫一落成,他心内突然间明快起来。作为喜怒爱憎无不形于色的一个人,他还是比较适合在天窗下热烈地剖开心迹,欲语还休和他八字不合。


王杰希好像终于从晕眩中回过神来,道:“没事,可能有点低血糖。”

  



片刻后,两人双双端着杯甜咖啡,站在训练室唯一的窗前,沐浴着同一方块的日光思考人生。


从玻璃窗望出去,可以看到中庭绿地上的三只野猫。一只小猫蜷在大猫身边,不大熟练地打理着自己的皮毛。另一只小猫在草地上追着自己的尾巴转圈玩儿。


方士谦从二楼居高临下地向其抛出同类的信号:“喵!”


猫们置若罔闻。


“太不给面子了。”方士谦遗憾道,胳膊肘往外一送怼到了王杰希的身上,“你要不要也试试?”


王杰希敏捷地把咖啡杯及时转移到了另一侧的手上,并不很想“试试”。


方士谦认真地看着中庭的景色,说:“我这两天又想了一下,你这个人吧实在是轴得很。我就不拗你了,但你一定要做到。”顿了顿,又补充道,“实在不行还有我呢,双核总不能是白叫的。”


王杰希没理他,用纸杯表演了一个精准的三分投篮,然后才道:“还用你说。”



TBC.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