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鸢

一块贫瘠的自留地。

【任务行】三四五六 再来一Biu

试着产了点粮(于是真的只有一点:)…就是单纯想写写他们几个的(幼年)日常,弥补一下原著造成的心灵创伤(x

无cp 无反派 欢脱向 

小学生文笔小学生剧情 

【OOC×10086】 

————— 
阳春季节,草长莺飞,暖风拂过武当山上的花花草草,卷着清新的泥土味儿呼啦啦灌进了冲字院的大门。

“呼——!”在早课时分爬起来的顾云飞第一个打开院门,迎面而来的清风让他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随意执着剑他身后从院中深处走来的是凌非笑,听到声响后顾云飞立刻转过身去,与其说远远迎上前不如说是飞快地扑了上去:“凌师兄!”

凌非笑单手摸了摸他的发顶,简简单单地笑道:“走吧。”

由于近日来师尊闭关,教授小师弟修习剑术的重任便暂时落到了凌非笑的身上。那时候顾云飞作为少年天才方是声名初起,而凌非笑这棵好瓜秧才刚刚有了长歪的苗头,紫鹤真人倒是没担心他“带坏”自己的小徒弟。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整齐划一的招式煞是赏心悦目,但显然有人对此颇看不顺眼。只见剑坪外一顶树冠悄无声息地动了动,一个缩成一团的不明物体轻手轻脚地向外移动着。他小心地拨开眼前的枝叶,瞄准不远处那个穿着得体弟子服的人影,最后一次确认自己并没有被发现,稚气未脱的脸上露出一个经典的无害微笑。

“嗖!”一声微不可察的轻响划破碧空,激射向下方人影。并未上当的凌非笑神色不变,步伐一转,朝旁让了两步,轻松地避过了这一突然袭击。随后他俯身拾起一枚小石块,运了点内力,以牙还回了此物飞来的方向。

树上的少年未料如此异变,提气不及,一时重心不稳,以一个非常不潇洒的姿势栽进了土地爷的怀抱。就见得一时枝叶晃动得厉害,直惊飞林中数只雀鸟,还伴着一句夹杂着不甘和惊吓的骂声,真真是热闹得很。

“…苏师兄,你怎么在这?”尚处懵懂年岁的顾云飞见师兄停手,也跟着收了招上前探看,一见来人,不由得疑惑地皱起眉,“身法修习不是安排在下午么,师兄莫不是记错时间了?”

话说这武当六大弟子,大师兄冲冥与二师兄冲乾年长,除却自身修行之外还常常要帮衬掌门打点些许门派事物。而当他们两人和师尊都不在时,余下四位当中排位最前的凌非笑俨然就有了那么些代为管理者的架势。苏万言不服气,非常不服气。凭什么他就可以仗着辈份给自己加戏,和小师弟黏在一起?权限狗,可以说是非常拉仇恨了。

少年ver的苏万言显然还远没有多年以后那样的沉得住气,笑脸也没有get到天衣无缝的技能等级。就像方才凌非笑一个石子儿过去,就成功地让他瞬间破功跳起脚来了。

这样的苏万言深感自己在小师弟面前形象行将不保,只得收拾一下崩坏的表情,尴尬地干笑了两声,蹲下身同顾云飞平视:“怎么会呢,师兄就是想来看看你练剑……”

“咳咳!”凌非笑在两人头顶上不动声色地咳嗽着。

苏万言抬头瞪他,刚刚一击未中实在是让他心有不平,要是凌非笑选择抬剑招架的话…

“就怎么样?”凌非笑无奈,“这回又弄出什么新花样了?”

“呃…”苏万言郁闷地发现自己似乎不小心将心中所想说出口了,于是适时地选择闭口不语。开玩笑,他又不傻,总不能自己招供吧。

然而他的小九九一秒就粉碎在了对方的武力和强权威慑之下,就见凌非笑叹了口气道:“不然还是将此事交由大师兄定夺,如何?”

以苏万言对凌非笑这个人的了解,他有理由相信,对方既然这么说了,确实就是这样想的,因为他的人甚至都已经站起身来了…苏万言连忙尔康手:“桥豆(划掉)等等!”

“哦?”凌非笑又回望了过来,苏万言眼神不自觉地四下乱飘着,下意识地就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了他的好同伙好战友。和蘑菇一起窝在一边墙角里的赵寒正在摆弄他的发明制作,试图让机械小人们排成一个纵队,百忙之中回了他一个无辜的眼神:我也救不了你,自求多福吧。

苏万言怒视:义气呢?情谊呢?战友爱呢?亏我刚刚还没有把你供出来?

赵寒巨冤:你刚把我研究成果浪费掉的时候,我说什么了吗?

苏万言不甘示弱:…不就是烟雾弹吗,回头我赔你一个好了!

赵寒直接传音入密:“那不一样!我家那个是会和烟雾一起炸出花瓣来的!”

∑原来还有这种操作?苏万言大开眼界地脑补了一下凌非笑被花瓣儿糊了一脸的画面,在本人面前憋笑憋得肩膀发颤。

凌非笑似乎觉察到了空气中两道实质化的目光的激烈交锋,十分犀利地顺着苏万言视线所指的方向望去。

赵寒手一抖,机械小人以一种多米诺骨牌的态势整齐地倒了下去,在地上发出可怜的轮轴空转声。

“……” 不知何时站到三个师兄之间的顾云飞仰着脸,望望这个,望望那个,对于空气里悄然弥漫的剑拔弩张的氛围十分茫然,又有一些微妙的习以为常。

他够出手扯了扯凌非笑的衣袖,托起那个黑乎乎不起眼的小型炸弹。

“师兄?你们是在找这个东西吗?”

一瞬间全场安静,苏万言和赵寒的表情宛如定格镜头。凌非笑明显也愣了一下,然后略略颔首:“是。这个东西,你是在哪里找到的?”他不自觉和缓了声线。

顾云飞抬手一指,眼睛黑溜溜的:“在那边的草丛里。”

苏万言和赵寒又开始了疯狂的眼神交流:

你这玩意还能不能靠点谱,落地都不带炸的?

意外,意外!可能这一个恰好出了点质量上的问题……

他们的交流没能延续太久,就被“砰”的一声爆破声打断了。扭头一看,凌非笑和顾云飞的身影都已经隐没在浓烟里消失不见,只听得咳嗽声断断续续地传来。

苏万言来不及争辩什么,立时足尖一点,冲上前去,是要救人——救小师弟。

才冲到烟雾团跟前,却见一片道服的衣角渐渐显现,凌非笑先行背着顾云飞快步走了出来。

顾云飞人小个矮,大半张脸都埋在了衣领里,好像被吓懵了似的一动不动,发间还沾着几片花瓣。苏万言急急地凑近去看,小师弟两包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还拼命憋着不叫泪珠子掉下来。

顿时,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送给了赵寒。

赵寒觉得自己再不说点什么马上就要被两个师弟控毁尸灭迹了:“大家都消消气嘛!…看来那小家伙反应有点迟钝哈!不过现在出了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

顾云飞揪着凌非笑的衣服,头一歪,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

“——花瓣上的迷药还能不能生效……” 

—————
大概是End了吧(。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