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鸢

一块贫瘠的自留地。

【方王】记一次生日party

·提前祝老王生日快乐

·私设ooc和渣文笔的集合体,慎入慎入






到了晚训时间,训练室里依然不见人影,这让王杰希忍不住皱了皱眉。眼下的微草正处在转型的过渡期,虽然他们的夏休期已经开始,但队员们留下训练凭的都是自觉自愿,这样的集体翘训未免太过反常。王杰希思虑片刻,还是有些担心,决定出去找找。



他走在这座生活了近九年的俱乐部里,往事如在眼前,心下倒也生出了几分感慨。晚风习习,四下里一片难得的静谧。却忽得从墙边传来隐约的人声,“哎哟卧槽!”

王杰希停顿了一下,随即加快脚步向声源的方向走去。一个人影正十分狼狈地墙脚下爬起,听到脚步声不由得抬头一看,脸上还挂着一副呲牙咧嘴的神情。

那是一张熟悉的、却不应出现在此时此地的脸。

“我才走了三年,微草的围墙怎么就加高了那么多!?”以这样一个清奇的姿势出场的方士谦显然也并非自愿,看起来痛得眉头都快纠到一起了,望向王杰希的眼神里写满了怨念。

王杰希张了张嘴,一时间竟有些不知该以什么样的表情面对这位曾经的前辈。

方士谦盯着他看了半晌,眉宇舒展了些许,才后知后觉有些僵硬地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

“的确。”王杰希说。他垂眸片刻,了无痕迹地敛去了心中思绪,再开口时听到自己冷静平稳的声线,“要我陪你去医务室上药吗,前辈。”

虽然是疑问句,用的却是陈述式的语气。



到医务室的路程不长不短,各怀心事的两人却都没有先开口。沉默笼罩下的气氛显得有些微妙,却意外地并不令人压抑。



“把你衣服撩起来。”王杰希拿着从柜中翻出来的红药水,微蹙着眉,终于开口,不带任何暧昧地命令道。

方士谦不情不愿地撩起T恤的下摆,语气是十足十的委屈:“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杰希你一点都不想我。”

王杰希无动于衷地拿棉签继续涂着药水,波澜不惊道:“是吗,我看你当初招呼不打一声儿就退役,走得也很潇洒吗。”

方士谦一听就知道他是还在为这事儿生气了,连忙坐直了身子,准备为自己的清白无辜辩解一番,却在下一秒倒抽一口凉气:“嘶!疼疼疼,哎别动,你摁轻点会死吗?——王杰希你是不成心公报私仇?”

王杰希状似坦然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在三年后的今天,他们该以怎样的关系自处,他心中大概已经有了答案。或许曾经美好的时光从未迁移,一切可能的隔阂只不过是源于不安的脑补罢了。王杰希挑了下眉,若无其事地起身,把用过的棉签投进了垃圾桶。

当年你家那点破事儿谁不知道,王杰希心道。但这不妨碍他实行一次小小的报复。

“走吧,英杰他们不知道去哪了,你来了正好帮着找找。”他有意无意地跳转话题,对刚才的事情轻描淡写。

没想到这反而提醒了方士谦:“嗨,这事儿你早说呀!”王杰希有些莫名地看着眼前的人瞬间来了精神,原地满血复活,“走,我带你找他们去。”

微草的前副队拖着现任队长走出医务室的画面和一刻钟前形成了诡异的反转,但造成这一点的元凶显然还毫无所觉。既然王杰希没有问他突然回国的原因,他自然也不会主动开口。毕竟生日惊喜怎么能提前破坏呢,方士谦觉得自己简直计划通。





在王杰希被方士谦推进食堂的一刻,整个大厅的灯光同时亮了起来,礼花炮连响几声,从天而降的彩带撒了两人一身一脸。微草的队员们一个不落地站在厅里,欢呼声口哨声响成一片,所有人齐声说着同一句话:“队长生日快乐!”

袁柏清还特熊地在人群里嗷了一嗓子:“太慢啦,师父!”

方士谦摆摆手,回道:“等会儿我自罚三杯。”

“你跟他们串通好的?”王杰希在旁边斜他一眼。这下一切明了了,王杰希站在灯火通明的大厅里竟感到有些恍然。

方士谦却是很不满意他的用词,出言纠正:“怎么说话呢你,这叫惊喜,surprise!”

时光同数年前渐渐交错重叠。这么久过去,他俩这仿佛成了下意识的互怼的条件反射还是一点儿都没改过来。王杰希低笑了一声,这惊是的确惊了,喜倒是难说。实话说,被他们这么大张旗鼓地折腾了一出,王杰希才意识到原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不过也罢,既然队员们乐意藉此机会闹他一把,顺势就让他们放松放松也好。

被队员们簇拥在桌子中间的是一块非常大的生日蛋糕,也不知道他们花了多少心思准备这些。方士谦把王杰希按到座位上,催促道:“赶紧的,大家都等着你许愿吹蜡烛呢。”

王杰希环视四周,围在桌边的是他朝夕相处的队友,有老相识,也有新成员。一张张熟悉的、年轻的脸孔上,闪现的是相同的,期待而热切的光芒。

王杰希在众人的注视中清了清嗓子,慢慢开口:“希望,明年的冠军,会是我们微草。”

方士谦使劲拿胳膊肘捅了他一下,横眉冷对,没好气道:“你是不是被他庙策反了?生日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知道吗?”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转而合上眼帘。

他想要的愿望其实非常之多,虽然似乎有些贪心,不过如果默许就会灵验,那他不介意在心里多想几个。

希望英杰他们快点成长起来,微草的未来还是要靠他们。
希望微草越来越好,拿到更多的冠军。
希望状态允许,自己能在这片战场上多拼几年。

——“喂,你这人一看表情就知道在想什么了。今天你过生日哎!”身旁的那个声音又来指手画脚,“你是王杰希又不是圣母玛利亚,咱能不能把大我放一放,先成全一下小我?”

……好吧。王杰希轻叹一口气。

那么…我希望,魔术师和治疗之神永远在一起。





切完蛋糕,整个餐厅都陷入了一片狂欢的场面。起初,还只是众人围坐在一起聊天吃蛋糕,氛围倒也欢快融洽。然而没过多久,袁柏清对刘小别的偷袭打响了奶油大战的第一枪,局面很快朝着群魔乱舞的方向一去不复返。

两个七期生这厢你来我往战成一团,刘小别失却先手,防备不及下被涂了一个大花脸,立即还以猛烈的回击。柳非凑在袁柏清身边叽叽咕咕,给他支着招儿对付刘小别,女孩子咯咯的笑声和偶尔的尖叫声在空气中格外清晰。

几个队员跑去买了一大袋饮料和零食,不大会儿就被消灭了个七七八八。肖云和周烨柏在猜拳pk,抢夺最后一袋薯片的所有权,眉眼间都是飞扬的少年意气。

那边梁方像是开了瓶小酒,半醉间倒抓起一个矿泉水瓶,对着就开始k歌。好孩子高英杰在一边抱着自己没吃完的半块蛋糕,看队友们闹得正欢,也不由得抿着嘴弯了眉眼。不一会,柳非便跑过来拉他,高英杰稍稍犹豫了一下,也跟着加入了混乱一片的战团。

许斌走到王杰希身边,低声征询了一下队长的意见,队员们这个时候玩得太开,是不是不太合适。他不是个古板的人,只是性子偏稳重,难免要多思虑一些。王杰希笑着摇了摇头,“队员们想玩儿,就让大家放松一晚上吧,这对调整状态也算有利。”许斌点点头,随即也卸下了心中的顾虑,转身拾起一个裱花袋加入战场,很快和众人闹成一片。

王杰希注意到方士谦不久前就推门出去了。他说过的三杯罚酒落实下来,只有一杯是真的酒,剩下那两杯都是可乐。但毕竟是实实在在的三杯饮料,王杰希推测他可能是跑厕所去了,出来透气的时候却见方士谦蹲在门口台阶上吹风,嘴里头还叼着根pockey。

“还走吗?”王杰希一边关门,一边主动开口,问了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

方士谦咬碎最后一截巧克力棒,起身看着他:“这得看你乐不乐意收留一个无家可归的海归了。”

“不只是我,”王杰希站在他旁边说,“微草也会随时欢迎你的。”

方士谦惊讶了一下,三年的空窗没有妨碍他们彼此心意相通:“喂,我可两年多没碰过荣耀了啊。”

“当然。”王杰希说,“所以除了选手以外,技术部、公会管理部还是门卫清洁工都随你挑。你不是一直放心不下柏清吗?我看当个技术指导还难不死你吧。”

“以权谋私啊你!”方士谦表示感叹,“那我就勉为其难接受好了。”

“其实是你的话,即使我不说,经理也会争取,我想你不会不知道。”王杰希偏过头看他。

“怎么一点幽默感都没有呢你?”方士谦翻白眼,“我当初就是不喜欢你这一点。好好一小孩儿弄那么老成干嘛?”

“那你当初喜欢我哪一点?”王杰希问,脸上带着点微不可查的笑意。

气氛顿时又陷入一个微妙的境地。方士谦没料到他会来这么一问,一时卡机了几秒,向四周环顾一圈,发现四下无人,旋而计上心来——天时地利人和,怂什么直接上。方士谦上前一步扯过王杰希的衣领,把嘴唇就覆上了他的。在对方嘴里大肆搅合了那么一番后,方士谦心满意足地结束了这个充满了可乐、奶油和巧克力味儿的吻。

“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咋地?”完美的反将一军。

王杰希手攀在他肩膀上,回给他一个白眼,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喘息才开口说话:“后辈们都在里面呢,你也不怕他们看见。”

方士谦说:“看见就看见呗,他们又不是不知道。”

王杰希拿眼神剜他一记,嫌弃道:“得瑟不死你。”





两人再回到餐厅里时,队员们的奶油大战都已接近尾声。方士谦没说二话,拉着王杰希也加入了混战。队员们一看都来了精神,不好意思怼自家队长,于是不谋而合地对方士谦各种围追堵截。

前职业大神被自家队友集火的画面还是很喜闻乐见的。方士谦一边左躲右闪,疯狂Z字抖动,一边朝着王杰希的方向突围,扯着嗓子抗议:“喂喂,你们没看见这儿还有个人吗?不能因为他是队长就向特权阶级屈服啊同志们!”

王杰希抱臂站在一边,淡定地调侃道:“你不是好不容易回国一次么,还不许大家欢迎你了?”

得到队长默许的众人顿时更加有恃无恐,以袁柏清为首的几个队员把自家前副队按到柱子上,七手八脚地抹了个大花脸。王杰希忍着笑,过去给他递了张纸巾。

“柏清这熊孩子,这么多年疼他都白疼了。”方士谦一边擦脸一边忿忿。

王杰希没说话,这个时候只要听他抱怨就可以了,至于自己,是不会告诉对方刚才那一幕他存了多少张照片的。





最后,这场奶油大战以弹药耗尽而宣告终结。整个餐厅里都是一片狼藉,无事可做的众人再次围坐在了一起,喧嚣暂歇,大家终于也得以从奔波嬉闹中缓了口气,这才后知后觉地感到疲惫,却仍然有些有些意犹未尽。有人提议说来玩游戏,就是每个人说一件自己没有做过的事,其他人如果做过,就要接受惩罚。这一规则得到了大家的一致通过,这实在是一个扒别人黑历史的好游戏。

轮到柳非的时候,微草唯一一位妹子开口就是一句,“我没有男朋友。”方士谦和王杰希对视一眼,无奈地起身,在许斌有些揶揄的眼神中接过了他递过来的酒杯。肖云说自己没有逃过训,这次中招的是袁柏清、刘小别和方士谦。

王杰希目光扫过他们几人,又多看了方士谦几眼:“你还能顶住么,不行别硬撑着,我记得你当年酒量可不怎么样。”

“就这点度数,小意思而已。”方士谦嘴硬,“你不用担心。”

……谁担心你了。王杰希腹诽,我是怕你太重,等会儿喝多了抬不动。







最后的最后,几轮游戏下来,在座的或多或少也都沾了酒,几乎都有些微醺。在赛场上,他们是职业大神,是冠军队员,但在场下,他们也只是一班有笑有泪、爱玩爱闹的年轻人罢了。这就是微草,他们的微草。王杰希不知道这是不是酒精作用的一环,只是看着身边一群东倒西歪的队员,他的心脏就仿佛被夏夜难以消退的热度填满而充盈起来。他向着天花板上有些刺目的灯光举起手中的酒杯:“致微草,我先敬一杯。”

他说得并不大声,可队员们却纷纷停了下来,望向了他们的队长。仿佛一个引线或是信号,点燃了在场每个人心中的共鸣。烟花在夜空中炸开,划出绚烂的轨迹。在这个不怎么平静的夜晚,有什么热烈的情感挣开了枷锁,在残余着酒精味道的空气中蔓延、激荡,灼烧着每一个人的心房。

“敬微草!”“下个赛季,我们会是冠军。”“冠军!”“万岁,微草万岁!”



方士谦一个人立在门边。他的脸上泛着酒意的红晕,眼神却分外清晰、明亮。他向王杰希挥了挥手,用目光示意他向外看去。

今天的B市没有雾霾。王杰希沿着治疗之神指引的方向望去,他看见了自己生命中所曾见过的,最美的星空。






___
我不管我就是要在最后强行吹一波我药……。写不出微草和方王万分之一的好。汪汪大哭x

评论(7)

热度(78)